官方集運查詢>智庫頻道>觀點·文章>北京大學國際戰略研究院>正文

強曉雲:探析歐亞局部動盪的根源和影響

2020年夏秋之際,從白俄羅斯到外高加索再到中亞腹地,廣袤的歐亞地區出現了一系列局部動盪。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圍繞納卡地區的武力衝突持續升温,白俄羅斯、吉爾吉斯斯坦分別在總統大選、議會大選後出現國內局勢的動盪變化。目前,歐亞地區的局部動盪依然在延續,動盪爆發的根源值得關注。

一、歐亞地區發生局部動盪的原因

整體而言,當前歐亞地區局部爆發的政治動盪更多地是源於地區內部的因素。首先,在發生政治動盪和軍事衝突的國家和地區,長期存在着不同部族之間、次區域不同種族之間的矛盾。白俄羅斯的政治危機源於國內的相關不滿情緒;除此之外,其他熱點國家與地區的危機均涉及長期存在的部族與種族衝突。納卡地區武裝衝突的根源是亞美尼亞人與阿塞拜疆人在特定地區歸屬上存在分歧,這一分歧並非現在才出現,而是歷史上長期積累的。吉爾吉斯斯坦政治危機的背後是一直存在的南方與北方部族聯盟之間的政治鬥爭。自吉爾吉斯斯坦獨立以來,南方與北方地區的矛盾始終存在,南北矛盾可調和度直接影響吉國政局的穩定性。

其次,長期存在的制度建設特性也是歐亞地區發生局部動盪的另一深層原因。一是部分國家的制度建設還有待進一步完善。二是部分國家的政黨制度建設有待完善。白俄羅斯的政黨制度難以有效緩解不同政治派別之間的矛盾,吉爾吉斯斯坦的政黨制度則很難平衡部族與地域矛盾。另外,政黨制度的缺陷也時常成為抗爭政治滋生的重要導火索。

再次,新冠疫情激化了原有的國內政治矛盾。2020年初暴發的新冠肺炎疫情來勢兇猛,覆蓋範圍廣,持續時間長,對很多國家的國民經濟造成嚴重的負面影響。歐亞地區部分國家也深受重創,經濟陷入停滯,國民收入大幅縮減,長期積累的國內政治矛盾進一步激化。據亞洲開發銀行預測,由於新冠疫情的經濟影響以及油氣價格下跌導致產量下降,哈薩克斯坦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將在2020年降至1.8%。據哈薩克斯坦國民經濟部預測,2020年哈薩克斯坦的國內生產總值將達到69.7萬億堅戈(1555億美元),比2019年減少0.9%。世界銀行發佈報告稱,由於一攬子刺激政策只能在疫情消退後幫助經濟恢復增長,預計2020年哈薩克斯坦經濟將萎縮3%。吉爾吉斯斯坦經濟部則預測,2020年吉國內生產總值將下降5.6%。俄羅斯聯邦經濟發展部曾預測,2020年俄羅斯國內生產總值將下降3.9%。根據俄羅斯聯邦統計局公佈的數據,2020年第二季度俄羅斯國內生產總值下降了8%。白俄羅斯統計委員會的數據顯示,白俄羅斯的工業生產在2020年1月至7月期間同比下降2.5%。2020年5月世界銀行發佈報告,預測2020年白俄羅斯的國內生產總值將下降4%。

新冠疫情使很多國家經濟下滑勢頭加劇,失業率上升,社會民眾對政府的政策產生不滿,國內不同部族、不同派別之間矛盾上升,議會大選或總統大選為民眾表達政治訴求提供了機會。可以説,疫情加劇了白俄羅斯、吉爾吉斯斯坦的經濟衰退形勢,進一步凸顯長期存在的國內政治矛盾和體制缺陷,這也是近期歐亞部分國家的政治動盪參與人數眾多、社會衝擊巨大的主要原因。雪上加霜的是,進入秋季,各國似乎都出現了疫情反彈的情況。一旦疫情在未來持續數年,歐亞部分國家還將有發生反覆動盪的可能性。

最後,當前歐亞局部政治動盪或多或少地也存在大國博弈的因素。2019年-2020年以來,歐盟、美國均出台了新的中亞戰略或行動方略,對中亞以及歐亞地區的政策進行調整和升級。儘管由於新冠疫情的暴發,這些國家工作重點都放在應對本國疫情上,對歐亞地區事務的參與度有限,但該地區依然在大國的戰略視野當中。

另一方面,歐亞部分國家的多元平衡外交政策導向也使大國在本地區的博弈成為可能。多元平衡外交是長期處於大國夾縫中的國家在歷史實踐中總結的生存之道。歐亞國家大多處於歐洲與亞洲兩個大陸的結合部,長期受到來自東西方不同文明、不同政治、不同傳統的衝擊,選擇多元平衡外交政策有一定的合理性。歐亞國家的多元平衡外交至少具有三個內涵:重視睦鄰外交、重視東西方外交及多邊外交。在這些國家的多元平衡外交政策中,中國是一個外交優先方向,俄羅斯無疑依然具有無可替代的影響力,美國、歐盟等西方國家同樣也是重要的外交優先方向。

從大國博弈的視角看,當前白俄羅斯的政治危機已經上升為歐盟與俄羅斯之間的爭鬥;本次納卡衝突也有俄羅斯與土耳其之爭的背景(土耳其還是北約成員國);吉爾吉斯斯坦的政治動盪同樣具有一些大國參與的因素。整體而言,導致當前歐亞局部政治動盪的外部因素是俄羅斯與西方的博弈,未來該地區的政治走向也將是地區國家在俄羅斯與西方之間的抉擇。

二、歐亞地區局部動盪的重要影響

首先,“街頭革命”甚至暴力形式推翻現合法政權行為的負面示範效應不容忽視。例如,此次吉爾吉斯斯坦反對派以武力方式召集集會,短時間內暴力攻陷總統府、議會,繼而控制整個首都,已經引起吉國內和周邊國家一些政治觀察家的注意。吉前安全理事會主席蘇瓦納裏耶夫直言,“犯罪分子已經取代了政治家,有組織犯罪正在入侵政權”。吉爾吉斯斯坦的動盪模式已經在本地區內產生一定程度的示範效應。白俄羅斯反對派受吉爾吉斯斯坦反對派奪權的刺激,近日已開始以暴力行為替代前兩個月的平靜示威,對白俄羅斯的國內社會穩定構成一定威脅。

其次,歐亞地區的局部動盪容易造成所在國國內政治的碎片化,進而刺激極端主義勢力恢復性增長及影響力擴大,會加大地區反恐、反極端主義鬥爭的難度和複雜性。已經有歐亞地區的學者擔憂,如果白俄羅斯和吉爾吉斯斯坦的國內動盪持續不斷,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圍繞納卡問題的爭端僵持不下,歐亞地區有可能出現局部“阿富汗化”的可能性,即國內政治的碎片化造成一國國內政局不穩、且對周邊地區產生一定安全外溢威脅。同時,政治碎片化也會“促進”原本就存在的極端主義勢力、恐怖主義勢力再次上升,這“兩股勢力”甚至可能借亂生事、擴大影響。歐亞國家彼此相鄰的地緣環境又易使極端主義勢力、恐怖主義勢力在本地區內相互策應,一旦形成“三股勢力”合流的局面,將會大幅增加整個地區反恐、反極端主義的難度。

第三,歐亞地區的局部動盪也會對中國與該地區國家的全方位合作帶來相當的政治安全風險。一是政治動盪本身會使在當地的中外合作項目以及中國企業遭受衝擊。二是動盪產生的政局變化會影響到中外合作的可持續性。在整個動盪時期內,所在國政局不穩,政府主要官員頻繁更換、中下層官員不作為,不僅會導致該國政策執行度下降、政策延續性缺失,還會使政府工作重心由“重發展”轉向維穩,繼而造成中外雙邊合作項目進展緩慢甚至停滯,不利於中國與相關國家全方位合作的可持續開展。三是動盪平息後,伴隨着不同政治派別的登台,新的領導階層可能會對與中國合作的理解和態度發生相應變化,也會對具體合作項目帶來一定波動。

總之,當前歐亞部分國家和區域內發生的種種衝突和動盪,值得持續關注,更有必要深刻了解各種動盪發生的深層根源和長遠影響,以便為防止地區政治安全出現碎片化局面、維護歐亞地區的安全穩定做出預案。

(本文原文刊載於北京大學國際戰略研究院國際戰略研究簡報第103期,轉載時有刪節,文章觀點不代表參考消息·參考智庫立場)

凡註明“來源:參考智庫”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熱文推薦